作为四大名著之一,《水浒传》中梁山好汉们“大块吃肉,大碗喝酒”的侠义生活,不能说地球人都知道,但起码影响了一代代中国人。然而,安徽卫视在新版《水浒传》将播之际突然宣布,准备删除剧中所有“酒戏”或打上马赛克,为的是“净化屏幕”,不做酒精泛滥的倡导者。此言一出,舆论哗然。

  一时间,网上源源不断地挂出网友自制、经过马赛克处理的剧照,以此调侃此举的荒谬。微博和论坛上的质疑跟帖更是此伏彼起:水浒文化就是酒文化,没有酒的《水浒》还是“水浒”吗?如此“阉割”《水浒》,难道又是一场别有用心的炒作?更有媒体一针见血地指出:安徽卫视删除“酒戏”,醉翁之意不在酒。

  《 水浒传 》 删 “ 酒戏 ”

  九成观众强烈质疑

  “这样一部男人戏,要的就是"大碗喝酒、大口吃肉"豪气干云、义薄云天的场面,都删掉了,我们还看什么?”安徽卫视剪刀一举,就有不少男性观众牢骚满腹,大喊失望。

  有统计称,九成观众反对删“酒戏”。在“触犯众怒”之后,安徽卫视继而婉转地表示:“正义对付邪恶的不会被删,有很多酒后粗暴的行为,甚至是酒后乱性,比如李逵酒后伤及无辜就可能被删。”为了保障效果,他们会邀请知名电影剪辑高手来操刀。

  但凡看过《水浒传》的都知道,在这个地道的男人江湖故事里,酒从头到尾串联剧情。没有酒,晁盖如何智取生辰纲?没有酒,鲁提辖如何醉打镇关西?没有酒,武松又如何上山打虎?鲁智深醉闹五台山,武都头醉打蒋门神,病关索醉骂潘巧云,赤发鬼醉卧凌霄殿,小霸王醉入销金帐,就连原著里最“面”的宋江,也是因在浔阳楼上借酒意题下几句大逆不道的诗,才被逼上梁山的……“喝功能性饮料或者矿泉水,《水浒》里的一百单八将又怎么"爷们儿"得起来?”有网友尖锐质疑。

  显而易见的是,如果一切从不想“污染”荧屏出发,选播这部无酒不欢、杀人如麻的戏实在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。

  和安徽卫视高举剪刀不同,作为新版《水浒传》的共同播出方,天津、东方、山东三家卫视则表示没有删减饮酒镜头的计划,会尊重原版创作,因为《水浒传》的播出是经过广电总局严格审查过的,内容和表达上都应该没有问题。

  “ 戏不够 , 烟来凑 ”

  却遭观众 “ 一致反对 ”

  安徽卫视承诺的“令人惊艳的效果”能否实现,我写这篇文章时还不得而知。但众所周知的是,影视制作是一个产业链,从立项报批、剧本创作,到拍摄、审查、播出,环环相扣,“净化荧屏”本应从源头上把关,可到了新版《水浒传》这儿,这一重任竟唯独压在最后的播出环节上,难怪许多专家和业内人士对删减酒戏不以为然。“说它是炒作也好,商业运作也好,不过是一场并不高明的故伎重施,不必在意。”中国社科院新闻研究所研究员时统宇说。

  21世纪,尽管信息传播方式不断鸟枪换炮,可有声有色的影视作品仍然稳居今天影响力的头把交椅。如何预防“污染”,于是事关重大,借此吸引眼球的方式也就花样繁多。

  对银幕荧屏来说,这些年比“限酒”更麻烦的是“控烟”。如果说引发如此之大的荧屏“限酒”纷争,新版《水浒传》还是第一次,那么,关于银幕荧屏吞云吐雾的困扰早就是让人头疼的老生常谈了。

  穿着旗袍,叼着香烟,优雅地吐着烟圈儿……曾经在电影《花样年华》中出现的这一幕,成为影迷眼中张曼玉的经典形象;《奋斗》中文章扮演的向南时不时都要抽上几口烟的帅气动作,让某品牌的香烟瞬间在青少年中成为一种流行;《新上海滩》里,烟草成了黄晓明饰演的许文强须臾不离的“道具”,其吞云吐雾的形象更成为很多观众的模仿对象。

  中国疾控中心控烟办公室曾公布的一项调查称,最近5年我国热播的144部电影中,78部国产电影平均每部吸烟镜头达3.46分钟,而66部进口影片平均每部出现吸烟镜头为0.84分钟。国产电影中吸烟镜头是外国的4倍。

  尽管濮存昕、冯远征、杨立新等41位明星曾联名发出过“无烟影视倡议书”,广电总局向银幕和荧屏“香烟污染”问责的“控烟”通知也屡屡下发,可黄金时段在荧屏浏览一圈儿,“冒烟”的镜头还是随处可见。男主角一旦陷于苦闷或思考,女主角为了凸显出某种身份或气质,都爱吞云吐雾一番。难怪网友们戏称:“戏不够,烟来凑”,“影视无烟不成剧”。

  控烟办的一项报告说,超过1/3的青少年是在看了影视剧后学会抽烟的。在影视剧中看到烟草镜头后,青少年尝试抽烟的可能性会提高3倍,如果偶像吸烟,则他们对吸烟行为认同的可能性将提高16倍。

  就在全球都在为控制烟草、减轻吸烟对青少年危害而共同努力之时,中国影视剧为何依然“烟雾缭绕”?有业内人士分析说,对制片方来说,烟酒类插片广告的收益有目共睹,谁也不想轻易丢掉这块肥肉;对演员来说,左手一支烟、右手一杯酒,吞云吐雾、醉生梦死地塑造人物,是不是比光靠语言、表情和心理活动出效果呢?

  “ 烟戏 ” 、 “ 酒戏 ”

  背后都是一笔经济账

  对电视台来说,收视率就是硬道理,一部戏争议越大,围观的人也就越多,“无论拍"烟戏",还是删"酒戏",算起来背后都是一笔经济账。”

  一边是有关部门禁令频发,一边是国内影视剧“吞吐”如故。面对“艺术效果”和“剧情需要”,影视人的公共责任似乎已经不堪一击。

  “是个夜总会的小姐就得拿烟,表现苦闷沉思就得抽烟,离了烟就不能说事儿,这是简单浅薄的"模式化"表达。连艺术的门都没摸着,再让他拔高到责任层次,确实有点强人所难了。”有知名编剧举例说,《亮剑》中小战士为了给李云龙弄支烟而牺牲的情节,没有吞云吐雾,反而成了催人泪下的难忘场景,这样的“涉烟”镜头,才是真正的剧情需要。